电子邮件| 维护邮箱   中国政府网
热词:
 
当前位置:热点专题 > 综合 > 壮阔东方潮 奋进新时代——庆祝改革开放40年
生命工程,风雨不动安如山
2018-08-07 | 作者: 赵 蕾 | 来源: 中国自然资源报 分享到  

  2018年7月11日凌晨3时,四川省北川县陈家坝镇龙湾村大雨如注,地质灾害监测员徐祖翠向往常一样披上雨衣,来到青林沟泥石流隐患点查看。连日来的强降雨引发泥石流,沿着青林沟倾泻而下。“好在有地灾治理工程。”徐祖翠说,这次泥石流虽然十分凶猛,但地灾治理工程将上游的山石拦挡住了,498户1472人成功避险。

  青林沟的成功防灾,是四川省大力实施地灾治理工程,防灾减灾的一个缩影。

  十年前,在汶川特大地震中,北川毁于一旦,全县基础设施被夷为平地,2万多同胞不幸遇难,14万人无家可归。十年后,站立起来的新北川,山是一幅画,城在画屏中,大地升腾起向上的力量。美好画面的背后,一个个关系着地震灾区成千上万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生命工程”巍然矗立。

  5年投入109亿元,实施重大地灾治理工程1053处

  青林沟泥石流治理工程建于2009年,是“5·12”汶川特大地震后,北川最早启动建设的一批泥石流治理工程。

  “当年的情况非常危急。”北川县国土资源局副局长刘孝刚回忆,青林沟本来是一条自然形成的排水沟,汶川地震发生后,沟道上游形成了堰塞湖,上游左岸的山体被震松,且有加强滑动的趋势,如果遇到大雨,很可能引发泥石流。

  “我们在沟道上游修了一道大坝压住滑坡体的‘脚’,让它跑不起来。”刘孝刚说,2009年青林沟泥石大坝修好的第一年汛期,就来了一场大雨,山体被大坝死死压住,但大坝的地基却被洪水掏空了。暴雨之后,北川县对大坝进行了修复,在距它百米以外的地方修建了第二道坝体。2013年、2015年,北川都曾遭遇大雨,大坝担起了“镇山石”的重任,没有一次让山体滑下来。

  现在的泥石流治理工程已经历了4次修复,坝体从1道增加到4道,还配合了其他的防护措施。此次泥石流发生前,青林沟两天内累计降雨量超过300毫米,相当于全年的1/4。

  家住防洪大堤旁龙湾村的杨颜忠老人告诉记者:“青林沟每到汛期总会发生洪水和泥石流,要赶上今年这么大的雨,多半就得投亲靠友了。自己不方便,也给亲朋带来负担。即便是在家,夜里也不敢睡觉,生怕一场泥石流下来人就没了。自从有了地灾治理工程,睡觉比过去踏实多了。”

  老百姓“放心”的背后,是四川各级党委政府治理地灾的决心。像青林沟这样的治理工程,北川就有135处,在全省,这一数字被进一步扩大。

  四川地震灾区地处成都平原向青藏高原过渡地带,受龙门山、鲜水河、安宁河三条地震断裂带综合影响,地灾点多、面广、规模大、成灾快,暴发频率高、延续时间长。 震后不久,四川省确定了2万多个地灾隐患点,其中2300多处被率先列入地震灾区重大地灾应急治理工程名单。

  “积极治理、合理避让、安全第一”,四川省委、省政府领导频频深入地灾治理工程建设第一线,强调建设精品工程、群众放心工程。2014年,四川省以全国第一名的身份获得综合防治体系建设试点省份资格。5年来,获得中央财政资金补助近50亿元,省上投入近59亿元,组织8.9万户群众避险搬迁,实施重大地灾治理工程1053处、中小型地灾排危除险3183处。

  “治与不治大不一样。”北川县国土资源局局长母全金十分感叹。

  5万余名地灾专职监测员上岗,十年成功避险1010起

  地灾治理工程像一把防灾利剑,需要牢牢握在各级防灾人员手中,才能成为有力的武器。 徐祖翠就是这样一位“握剑人”。

  7月11日凌晨3时,她听到窗外持续的雨声便到沟口用手机录了一段音,把音频发到了防灾群里。“现在雨很大,水也涨起来了。”信息一发完,群里的村主任和镇长等防灾责任人马上行动起来,部署人员撤离。凌晨4时,徐祖翠敲起了锣,挨家挨户通知沟口附近的村民转移。

  村民母李贤听到锣声,赶紧起床带着家人跑到村委会的避险点。母李贤家中常备一个“应急包”,汛期到了,他会习惯性地把贵重物品放进去,确保最快时间撤离。此次避险转移中,直接受泥石流威胁的50多位村民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转移到安全地带。

  徐祖翠是四川省5万余名地灾专职监测员之一。十年来,他们与地灾展开了一场不眠不休的盯防战。“地灾防治工程关系到全村人的安全,是生命工程。”徐祖翠朴素的话语道出了全省地灾监测员共同的心声。

  汶川地震后,“生命工程”成为地灾防治的热词,“生命安全是地灾防治工作的最高准则”也成为共识。

  每年汛前,四川省都要对地灾隐患点进行全面排查,制定应急预案;明确各地灾隐患点防灾责任人、监测人员、预警信号、避险路线、避险场所,建立起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地灾防御组织体系;坚持主动避让、提前避让、预防避让,由专业技术人员对各村、社区、企事业单位和监测人员进行防灾知识宣传培训,提升群众主动避险意识和监测预警能力。

  “今年到目前为止,绵阳已开展集中性地灾防治宣传培训13场(次)、分散性小型培训暨隐患点宣传培训1300场(次),发放资料3万余份、培训近万人。同时,开展集中性应急演练265次、分散性应急演练1600余次,参演人数1.3万余人次。”绵阳市国土资源局副局长李光德介绍说。

  在四川,每一处地灾隐患点都有一位监测员。正是他们的坚守,才使得四川省在汶川地震后的10年间,成功避险1010起,直接避免人员伤亡11.3万人。

  开展精细化调查,重点地灾隐患点实现自动监测全覆盖

  7月11日,北川县曲山镇刚飘起雨,安装在曲山镇魏家沟的1台地灾自化监测设备就发出了一条短信指令:“可能会发生险情,加强监测。”收到指令几秒钟后,监测员曾华军来到了沟边进行现场查看,“还好只是水有些大,水里没有泥沙。”曾华军长舒了一口气。

  作为一条汶川地震中产生的泥石流沟,魏家沟直接威胁着老县城地震遗址和连接曲山镇与禹里乡等地的重要通道。从2015年成为地灾监测员开始,曾华军就习惯了和地灾自动化监测设备一起工作。对于科技防灾的威力,曾华军早有耳闻。

  去年9月1日,荣县双古镇五桐村一座山崩塌隐患点发生崩塌,凌晨1时47分,监测终端发出警报提醒村民撤离,约7个小时后,山体大面积垮塌。“听说垮之前,大喇叭就一直喊,村民听到报警就赶紧撤离。”曾华军说。

  “监测设备和监测员形成互补。”李光德介绍,自动化监测设备可以有针对性地指导地灾监测员防灾,同时也对他们的工作起到督促作用。

  记者了解到,地灾监测系统中,除了看得见的监测预警终端,还有一个看不见的秘密武器——数据控制平台。坐在四川省国土资源厅地灾应急会商室里,打开系统,调取出魏家沟泥石流隐患点数据图,从曲线图上可以明显看出雨量、山体活动等相关数据。专家可以根据这些数据进一步研究灾害发生规律,指导防灾。

  今年,四川省进一步扩大自动化监测设备的安装范围,实现重点隐患点全覆盖,涉及21个市州的近13万户、63万余名受威胁群众。同时,还将建设统一的信息平台,最终实现省、市、县、点四级监测信息互联互通。

  在灾害识别方面,四川省今年启动了精细化调查,初步选定在龙门山断裂带、大渡河沿岸的16个地灾高易发县(市、区)近6万平方千米范围内,借助卫星遥感、干涉合成孔径雷达、激光雷达等先进技术圈出灾害“靶区”,再组织专业地勘单位进行实地调查核实,合理划定危险区,指导避险防灾。“要尽可能找出‘漏网之鱼’。”四川厅地质环境处处长胡涛说,借助现代遥感技术开展大范围地灾精细化调查,这在国内尚无先例,四川省将率先探路,进一步提升灾害早期识别准确度。

【字号: 】【打印】【关闭
  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
    
 
  相关文档  
· 攀枝花市对全市地灾防治工作提出“三项要求”
· 雅安市不动产登记中心多措并举提升便民服务
· 四川眉山:“金融超市”开进不动产办证大厅
· 苍溪多措并举加快推进增减挂钩项目实施